少年游๑

嘘,我在玩单机

终于放寒假了.....

【D5】我对面床的室友脑子有坑(51~56)






51.

众人都震惊了......

约瑟夫反应比较快,擦了擦卡尔的鼻子以后用纸巾卷了纸卷塞了一下,同时飞快地抓起自己的毛巾浸了水,给卡尔擦了擦脸,又拉开自己的椅子让他坐下。

卡尔虚弱地坐在约瑟夫的座位上,刚缓了一点点,啪的一下,熄灯了。

黑暗,卡尔,约瑟夫,三个不熟的同学。

出门回寝是不太现实的了,如果你出门回寝结果撞上了宿管,宿管看你鼻子里塞着纸巾,穿着黑衣,可能会吓一大跳,那么两间寝室的寝室分都不保了。

那么,我们就可以明白还有这样的选择:

一起睡。


52.

当伊索和约瑟夫挤在一张床上时,我们不难想象,伊索的心情......

纠结,喜悦,害怕.....

喜悦我们不难理解。

纠结是因为串寝并在人家寝室过夜是一件违纪的事情,伊索觉得有一点点罪恶感。

害怕是怕宿管忽然进来。

还有一点纠结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借垃圾袋一去不返有点不地道。

虽然其他二位也不太会介意就是了。

躺在其他床上的三位都竖起耳朵,可惜班恩竖起耳朵不到五分钟就去会周公了。

裘杰二人静静地听着。

寝室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到只能听到约瑟夫床上约瑟夫的窃窃私语。

裘克躺了一会儿感觉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他正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听见杰克小声道:“快看,蟑螂!”

裘克的睡意瞬间消失了。


53.

约瑟夫被窝里的俩人听了这话也探出头来,看看杰克说的蟑螂在哪里。

“进厕所了....”

裘克一听来了兴致,他起身披好外套,蹑手蹑脚地走到厕所,杰克也穿好衣服走到厕所门口,呼啦一下厕所门被拉开,一只蟑螂猖狂地贴在墙上盯着二人。

裘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拖鞋砸了过去,没想到这只蟑螂反应也如此迅速,立马一个小猪去市场躲开了进攻,并且对着裘克发动了乌鸦坐飞机!

说的通俗点就是他朝裘克的脸飞了过去。

裘克立马躲闪,结果不小心绊到了杰克的脚,杰克立马反抓住裘克,两个人就像麻花儿一样拧在了地上。

那只该死的蟑螂居然还很傲然地在两人旁边爬来爬去。


54.

裘克此时也不管他和杰克麻花了,手一抓抓到了杰克的拖鞋,直接抓起来啪啪两下,一条可怜的小生灵上天了。

他气喘吁吁地拿着杰克的拖鞋站起来,杰克却瘫在了地上,只是愤怒的看着裘克的手:“给我洗干净!!!”

可怜的杰克,在这可怜的一天,可怜的扭到了腰。

裘克把苟延残喘的杰克拖回床上,回去睡觉。

班恩在睡梦中长叹一声,好像在惋惜。

次日。

班恩走到厕所的时候发出了一声真正的长叹。

“谁把蟑螂打死了没擦......?”

“他。”裘克和杰克几乎同时指对方。

在那天早上,裘克很无奈地扶着扭到了腰的杰克去医务室。

“我把你重新摔一下你说能不能把你的腰弄好?”

裘克问杰克。

杰克对着裘克比了个朝下的大拇指。


55.

有句话说,皮皇最后基本都会受到制裁。

同理,搞事的人最后也总会受到制裁。

比如杰克和蟑螂。


56.

好了我们先抛开102的崩溃事件不谈,来谈点清纯不做作的事情。

让我们来谈谈102隔壁隔壁103。

103寝有谁呢?

伊索,伊莱,奈布。

101寝有谁呢?

哈斯塔,谢必安,范无咎

这些都是题外话。

据谢必安透露说,哈斯塔可能有耳癌。

据范无咎透露说,哈斯塔可能有耳癌,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在室友说话的时候他都心不在焉的,才导致了很多笑话。

举个例子。

谢必安和范无咎在聊天的时候谈到了其他人的神奇话语,其中有一句话是

杰克说“作业我可以一小时搞完。”

范无咎刚想表达一下对杰克写作业速度的崇拜,就听见哈斯塔这样道:“什么?音响?”

黑暗中,不知是谁叹了一口气。




TBC.

我终于考完试回来了

【D5】我对面床的室友脑子有坑(47~50)

•我该写点更吃鸡的东西了

•有毒





47.

当克利切迷迷糊糊地受到风油精警告时,老师朝他这里看了过来.......

虽然风油精的气味很刺鼻,但是克利切还是昏昏欲睡.....千钧一发的时候,克利切忽然一个激灵直接抬起头!炯炯有神地看着老师,老师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转过去写板书。

坐在克利切后座的威廉表示克利切真厉害.....老师一看过来就马上抬头....太强了....明明刚刚还在和风油精和睡意拼命.....

事实上,克利切马上就要会周公的时候,坐他旁边的瑟维情急之下丢了一块橡皮过去,虽然砸中了脸但还是没能赶走睡魔,无奈之下,瑟维趁老师不注意,过去狠狠掐了一把克利切的腿。

我靠,手感居然有点不错.....

瑟维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下,老师就朝着里看了过来,他只能像一个乖宝宝一样用真诚闪亮的双眼盯着老师看。

克利切被瑟维一掐惊醒了,正好对上了老师的目光。

他立马用好比1000kw的电灯泡闪闪发光的眼睛注视着老师,躲过了一劫。

然后写了张便签丢给了瑟维。

便签上写着这样一串字:“你刚刚,掐克利切了,我没记错吧?”

瑟维立马回复:“你要觉得自己亏了我可以让你掐回来。”

一抬头,哦凑,老师在看自己。

瑟维低下头,假装看书,趁机把小纸团丢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收到了回复:“不准反悔。”

“好。”

风油精真不是个好东西。

醒了的克利切这样评论自己那辣眼睛的风油精。

真正意义上的辣眼睛。

(之后上体育课时两人互掐了半节课)


48.

咱们言归正传,风油精事件过后寝室的人好像都忘记了这件事情,只有约瑟夫伤感了一段时间,但是听说裘克被关厕所的悲惨遭遇以后顿时感觉恶有恶报。

虽然裘克是先有报后有恶的。

管他呢。

风油精事件过后102的诸位气氛比较沉默,只有班恩不明所以。

裘克沉默地走到床前,爬上床,顺便把脚上的两只拖鞋刷刷两下踢出去。

拖鞋飞了出去,啪的落在了飘窗上。

也许是寝室气氛过于沉闷,约瑟夫过去把鞋子捡回来,这样提议:“我们来玩飞拖鞋吧!”

约瑟夫说完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将脚上的拖鞋踢出去一只,那只拖鞋biu一下呈完美抛物线飞了出去,啪嗒一下砸到了窗,落到了飘窗上。

杰克也来了兴致,他立马蹬掉脚上的运动鞋,套好拖鞋,一脚踢出去,拖鞋再次砸到了可怜的窗上,咚了一声。

其实班恩本来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但是看杰约二人玩的这么嗨也跃跃欲试,于是他抬起脚踢出去,却因为怕踢到窗,拖鞋碰到了墙掉了下去,他只好光着一只脚去捡鞋。

一只脚玩嗨了,杰克提议两只脚一起踢,然后,杰克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的两只光脚丫咚一下落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现在是一月份....

光脚丫没穿袜子没有拖鞋....

大理石地面......

杰克面目狰狞地去捡了鞋回来,套在了脚上,一本正经曰:“地板太硬太凉,别两只脚。”

约瑟夫听罢点了点头。

接下来让我们长话短说,两人玩的不亦乐乎,全程裘克都用一种看熊孩子的眼神看着杰克,终于,杰克玩嗨了,飞起一脚,那只可怜的拖鞋,biu一下,飞到了空调上。

空调上.......

空调......

杰克本来还是笑嘻嘻的,看到拖鞋飞到了空调上,脸色一下子变了。

裘克默默地缩了缩脖子,唉,我对面床的那位莫不是脑子有坑哦......


49.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由于裘克的床距离空调顶杰克的拖鞋最近,所以裘克只能忍痛贡献出自己的床位,杰克站在裘克的床上,手里拿着扫把,很卖力地够着自己的拖鞋。

偏偏这时,有人来了。

门咔哒一生开了,那一瞬间杰克以为是查人数的老师来了,手一抖,扫帚就掉在了地上,同时他整个人还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床上。

换句话说,倒在了裘克身上。

开门的人不是老师,是伊索,他来借个垃圾袋。

约瑟夫从抽屉里掏出垃圾袋,很大方的一圈全部给了他,同时奉上一句邀请:“卡尔,你在这里玩一会儿再走呗.....”

虽然没什么好玩的,但是卡尔还是点了点头,约瑟夫拍拍自己的床,于是两人便悠哉悠哉地坐了上去,继续看二人够拖鞋。


50.

裘克被杰克搞的一肚子火,他下去捡起扫帚,让杰克往旁边站,自己去够杰克的拖鞋。

啪一下,拖鞋掉下来了,任务完成。

哦不对,掉下来的鞋落到了杰克床上,任务没完成。

此时,真正的老师,来查人数了。

很久以前我就说过,本校禁止串寝,但依旧有很多男同胞顶风作案。

伊索一瞬间有点慌,就在老师转过来的一刹那,约瑟夫迅速地抖开自己的被子呼啦一下罩在自己和卡尔身上。

只露出了自己的头。

裘克看见老师来了也没给杰克下床的时间,直接把扫帚一丢就盘腿坐在了床上。

查人数的老师开门后,就看见:

一个看上去就像是老实人的人站在洗手台前刷牙,两个人呆若木鸡地坐在一张床上,一把扫帚丢在地上,一只拖鞋落在一张床上。

一张床上一个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只露出了一个头很和善的对着自己看,那鼓鼓囊囊的被子里让老师觉得藏了什么宝贝在里面。

“人齐了吗?”

班恩立马回应,“四个人,除了我都在床上。”

老师本来还想再问问,班恩立马这样回应:“老师,不用了,人齐了,裘克和杰克要换衣服睡觉了。”

裘克听了这话马上假装要脱衣服。

不是我说,一间寝室就需要这样一个充满灵性的室友,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总能弄走老师。

老师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班恩一眼,开门走了。

老师一回头,杰克直接跨过裘克的腿从床上滑下去捡拖鞋。

顺带一提,光脚踩在地上真的冷。

老师一关门,约瑟夫马上掀开被子,用极度关切的语调问:“闷不闷?”

卡尔摇了摇头,从床上爬了下去,穿好鞋子,拿起垃圾袋,说道:“我走了。”

约瑟夫嗯了一声,忽然瞪大眼睛直接掀开被子从床上滑下来,一步跨到卡尔面前。

此时,裘杰班约四人,都目瞪口呆,下一秒钟,裘克飞快的抓起餐巾纸丢了过去。

约瑟夫立马抓住餐巾纸,一口气抽了三张,擦卡尔的鼻子。

他的卡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流了鼻血。




T❤️B❤️C

我存点我能吹一年的东西

晚上排位真的有毒

先知太太太好玩了

(我怀疑是因为我改了名字所以来欧气了)

公园地图,医生姐姐先上天,然后我,马戏团长椅子溜了一位红蝶小姐很久很久,攒了五只鸟,最后皮断腿平了


一局碰到个仿佛很佛也有可能是高频战士的宿伞,开局刷刷刷四台机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后来他开始追我,最后制裁了香香师,很开心地三出。


一局杰克挂了香香我去救,杰克过来打我结果被吸星板制裁,最后香香飞天三人开大门,小特倒了。小特被挂在离大门很近的一个椅子,我就在那里开门,本来估摸着杰克来打我我还能跑,没想到这个杰克忽然传到了另一个门,于是我乐颠颠的去救了人三出。


最后一局凉凉村在下溜蜘蛛,船上绕了两圈以后我被制裁了,二挂上去被空军姐姐救下来,忽然发现蜘蛛不动了......

不动了....

然后发现蜘蛛挂机了。


都是排位,真的很讲究。

【D5】我对面床的室友脑子有坑(40~46)





40.

请您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厕所,黑暗,没厕纸,没人,大号

这五个词会组成什么样的场景?!

在室友上厕所的时候关灯走人,叫脑子有坑。

上完厕所发现厕所没纸不告诉室友,在室友上厕所的时候关灯走人,叫忘恩负义。

上完厕所发现厕所没纸不仅不告诉室友,在室友大号时关灯走人还关上了门,叫做魔人室友。

以上全占的杰克,叫做报复社会。

当裘克终于下定决心,打开厕所门,他踏出了茫茫寻纸路的第一步。

说得难听点就是光着尻跑到外面去拿餐巾纸。

当他终于成功归来,还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厕所时。

门开了。

有人把门开了。


41.

伊索发现自己忘拿了东西,就回寝室拿,约瑟夫顺便请他帮自己拿瓶牛奶,于是就发生了他开门发现光着尻的裘克那一幕。

不过,开门的人是谁啊!开门的是伊索啊!

他装作没看见一样,很平静地走到约瑟夫的床前,拉开柜子取出牛奶,走人的时候面对快要变成鸵鸟的裘克,想了想还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没看见。”

裘克就在刚刚那短短的几分钟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杰克你这个脑子有坑的!

裘克的呐喊再次呼应了文章标题。


42.

当鸵鸟裘克黑着一张脸走进教室的时候,杰克正在和座位旁边的奈布说话,看见裘克来了甚至还嗨了一声。

裘克带着强大的西伯利亚高压走向杰克,呼啦一下提起人家,同时愤怒地平视着对方(其实应该是微仰视,毕竟杰克比裘克高那么几cm)

“你知道厕所没纸了吗?”

杰克无辜地摇摇头:“我上厕所的时候还有纸,真的。”

“那你知道你出门的时候还关灯了吗?”

“我在上厕所,你忽然关灯了,还把门给我关上了,我想叫人帮忙都没有人理我。”

裘克黑着脸说完这段话,杰克一脸默哀的表情,倒是刚刚听到这段话的奈布和玛尔塔等人都笑成了一团。

“我下一回会记得把门开着的。”杰克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其实裘克的问法也有那么点问题,你一说杰克可能就会故意去干这种事情了,对吧?!

裘克想到自己为什么不晚出来几分钟,这样就能让人家伊索帮帮自己了。


43.

我们不妨幻想一下:

伊索打开寝室门,走进寝室,忽然听到这样一阵声音

“是谁!你是谁!我是裘克!我在厕所!帮帮我!开个灯!我柜子里有一包厕纸!拿一下!快点!我腿麻了!从门缝里塞进来!”

惊不惊悚?

如果伊索是一个不淡定的人,那他可能以为寝室里有一个鬼,吓得关门走人。


44.

好了,咱先不谈这令人伤心的事情了。

裘克也想整一下杰克。

杰克不让裘克整杰克。

裘克偏要整杰克。

这件事情之后还引申出来了一系列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的事情。

那就是。

风油精厕纸。

却说连续几天的雨天让一些纸都湿答答的,包括厕纸。

裘克从自己家里搞来了厕纸,去找隔壁克利切要了风油精,一滴一滴,然后他把新鲜出炉的厕纸,呼啦一下放进了厕所里。

厕纸已备,只代杰克上厕所。


45.

本次事件的高潮部分来了!

那天晚饭后,杰克和约瑟夫一起回了寝室,而裘克回了教室。

过了大约摸五分钟,他盘算着有人应该上好厕所了。

而他们的班级群里,约瑟夫发了这样一句话。

“草!!!!谁恶作剧啊!!!”

能让一向很温柔善良大方体贴的约瑟夫爆粗口的事情,一定是很过分的了。

约瑟夫发出这句粗鄙之语不到半分钟,伊索就回话了:

“?”

提问:请对伊索的?进行赏析。

回答:虽然没有任何文字,但这个字符不仅体现了伊索的疑问心理,也体现了他对约瑟夫的关心,侧面表现了约瑟夫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好了好了,咱们不胡扯。

在十分钟后伟大的受害者和伊索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在几分钟后杰克提着万恶之源黑着一张脸来到了裘克面前。

伊索满脸鄙夷地看着厕纸,但因为厕纸在裘克的脸前面,姑且我们也可以认为伊索一脸鄙夷的看着裘克。

真相无需他人多说,我们早就知道了一切。


46.

关于纸巾事件,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概括。

裘克放纸巾

约瑟夫和杰克回寝

约瑟夫上厕所并且中招

约瑟夫冲出寝室

杰克不解

杰克上厕所

杰克中招

杰克拿着凶器冲出寝室

约瑟夫见到裘克

杰克见到裘克

伊索一脸鄙夷。

不管怎么样,关灯又没有提醒裘克厕所没纸的杰克最后还是受到了风油精的制裁,可喜可贺。

你们要知道,上课想睡觉的时候风油精是多么的有用,虽然克利切将它涂在太阳穴上试图提神还是睡着了。

不仅睡着了,头还真清凉。



TBC

【D5】我床对面的室友脑子有坑(35~39)




35.

说句实在话,我考得好,我不是学霸。

我是赌神。

经历了近十门课狂轰乱炸一番以后,人人都像一条咸鱼,晚上睡觉直接瘫了,或许还会象征性的挣扎两下。

那一天,裘克吃完晚饭回来,看见杰克和约瑟夫正在嗑瓜子,两人把簸箕拿出来充当垃圾桶,看得出两人已经嗑了有一段时间了,簸箕里已经有了小半簸瓜子壳。

约瑟夫一边嗑一边感叹数学真BT,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复习了的全部不考,考了的....好吧,会的还是有的。

这就是学霸!

看见裘克回来,约瑟夫立马拉来裘克的椅子,“来啊,一起嗑?”

裘克嗯了一声,过来坐下,不小心一脚踢翻了簸箕。

踢翻簸箕的后果是什么你们都懂,簸箕里的瓜子壳儿全部翻了出来,还有那么一丢丢留在里面。

杰克用充满怨念的眼神看着裘克,默默弯下腰去捡瓜子壳儿。

“这是我的内地!!!”裘克觉得杰克的眼神分明在述说这一事实,他觉得自己要道个歉,于是他开口了。

“对不起,我脚抖了....”

不开口还好,裘克一开口,忘记了自己刚刚在嗑瓜子,于是,这样一颗还没咽下去的瓜子,华丽丽地被喷了出来,啪嗒一下,黏在了杰克脸上。


36.

当那个凉凉的东西贴到杰克脸上时,杰克有一瞬间的僵硬。

下一秒钟,他抹掉脸上的瓜子,大义凛然地抓起裘克的衣袖,带动裘克的胳膊,开始擦脸。

裘克觉得杰克再这样擦下去自己的胳膊快脱臼了。

杰克觉得那瓜子可真恶心。

裘克觉得杰克拿自己的衣袖擦口水可真恶心。

杰克觉得裘克拿裘克的衣袖擦裘克喷出来的口水怎么了。

裘克觉得杰克脑子有坑。

杰克觉得裘克可真不要脸。

最后约瑟夫好心好意地把两个人拉开,“你们这样餐巾纸厂家就卖不出去啦!来,用纸巾擦擦。”

“不了,我去洗把脸。”杰克起身。

“我去洗衣服。”裘克也起身。

约瑟夫看着地上翻倒的簸箕沉默了.....

所以,残局我来收拾是吗?!

算了算了......


37.

却说那裘克抢到了水龙头,立马将外套脱下来泡到水里,那杰克失去了水龙头,又不愿意放弃洗脸的机会,于是坚定地将手放到水龙头下面蹭水。

“你怎么又来蹭水!去去去!”

为什么裘克要说“又”呢?

没办法,冬天实在是太冷了,你开个水龙头,洗洗手,你的手就成冻肉了,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洗手就往水里甩一下手走人。

这种在别人开的水龙头下甩手的操作,叫做“蹭水”。

极其适合用在水龙头不够而你需要洗手的情况。

杰克蹭完水,将冰手贴在脸上,发出了一阵长叹,这水太冰冷了,简直都不是冰冰凉透心爽了,而是冰冰凉透心凉,恰如莘莘学子在考完试以后的心境。

裘克看到杰克被冻的缩脖子的样子觉得非常搞笑。

他一边洗衣服一边看杰克擦脸。

忽然,裘克将自己水淋淋的手从洗衣盆里拿出来,pia一下贴在了杰克脸上。


38.

视力在线但是神经系统下线了的杰克刚刚被冻了个透心凉,现在裘克的手忽然贴上来,他吓得直接发出了一声很不雅观的尖叫。

正在整理瓜子壳的约瑟夫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让我们用粉红滤镜去看这个场面,再加上高超的PS技术。

提问:用一个电视中的经典镜头来形容,你会怎么形容?

回答:男孩用手捧着女孩的脸,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女孩的眼睛,女孩满脸绯红,垂下眼帘.......

这都是假的。

幸好裘克的手沾的是温水.....如果他的手是冷的,我分分钟打开水龙头把你裘克的头摁到水里去洗.......

裘克把手抽回来,继续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洗衣服。

杰克愣了两秒钟,然后,大义凛然地从毛巾架上抽出自己的毛巾,“刚刚被你碰过脸了,我要洗脸。”


39.

约瑟夫收拾好瓜子之后就跑出寝室找好朋友了。

裘克洗完衣服出去晾完,便走进了厕所。

他正在上厕所的时候,但听杰克这样说:“我走了啊。”

啪一下,灯关了。

厕所的灯也关了。

厕所没有窗子,你体验一下裘克上着上着厕所甚至还在大号忽然被黑暗制裁的心境。

“杰克!开灯啊!!!”

杰克没有听见,他走出寝室前,习惯性的关了灯。

关灯了.....

“我*你开灯啊!”

意识到杰克已经走了的裘克不再做无谓的挣扎,在黑暗中摸到了门把手,小心翼翼地拉开一道缝,看外面。

靠,杰克这人走就走了,如果把寝室门开着还可以叫对面寝室的人来急救,这人把门关了,那自己怕不是喊破喉咙都没人理自己了。

他借着微弱的光将手伸进放纸巾的地方。

空的.....

空的........

空的..........

你感受一下裘克上着大号,忽然被黑暗制裁,喊破喉咙却发现没有人能救自己,打算凿壁偷光自救又发现没有纸的样子。

杰克你这个脑子有坑的家伙!

寝室里还有人呐你关什么灯啊!!!

这厕纸是谁用光的...出来!

我对面床室友脑子有坑啊!!!!!

裘克在他十几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了无助。





TBC.

【D5】我对面床的室友脑子有坑(31~34)

•前文走空间

•高中学院趴

•有毒有毒有毒

以上




31.

“你们凑合着买吧,狼牙棒什么的就算了,会把人家吓到的。”

“行吧那我们凑合着买了啊,刚刚正好看到了一个挺适合的。”

“什么东西?”

“充气灵柩!”

“.............................”

裘克看到这里默默地关上手机,把视线移到尬聊的两人那里。

可以看出他们的老师散发出一股怨气,有一种想把对面正在吃饭的人生吞活剥了的感觉。

在两位仁兄的尬聊中,裘克也总算明白了,老师他相亲对象是个富N代,这弟弟还是个庄园主,了不得,了不得。

我更加心疼我的老师了。

两人尬聊了足足一个半小时,侦探老师站了起来,表示自己要走了。

既然亲没相成,那下一步就应该去抓娃娃了。

侦探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服务台,完全忘记了他把钱转给了杰克让他们帮忙付,造成的后果就是老师看着自己O付宝里的钱陷入了沉思。

“我们要不要上去啊?”

“老师不是说不让对面看到我们嘛?”

“你脑子有坑啊?女的本来就没来,他们现在尴尬的要死啊!”

“.....我还没吃完啊!”

就在此时,他们看到那位豪气的庄园主,掏出了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掏出来了一沓.....厚厚的......

既然那位豪气庄园主付了所有的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杰克也赚了那么多钱,老师和那个庄园主两人气氛沉默地走出了饭店,完全忘记了还有两个小同学在这家高档饭店中。

裘克本来想跟上去,但是看见桌子上剩下的高档甜点,不争气地坐了下来,和杰克过起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人世界。

过了五分钟,约瑟夫来电话了。

“我看到,老师和一个男的在走路,就是那个鸽子男吧?”

“嘘,那个鸽子男,他贼有钱,好像还是个庄园主。”

“我们要不要冲上去?”

“算了算了,你们跟在后面,看看他们要干嘛,我们吃完就来。”


32.

裘克放下手机,刚张开嘴想要说话,杰克就趁机将一大块巧克力蛋糕塞进裘克嘴里,裘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能充满怨念地嚼着蛋糕,同时发出一些含混不清的音节。

巧克力蛋糕吃完了,杰克放下刀叉站了起来。

“好了,我们走!”

“去哪?”

“打个电话给他们,问问老师现在在哪里,我们跟过去。”

“你付钱。”

“....算了,我付钱就我付钱。”杰克看了看自己的O付宝余额,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走吧!”

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位高中生,带着一种吃了霸王餐的风范,大摇大摆地走出了S饭店,两人走向地铁站的时候,路过一卖关东煮的,裘克盯着关东煮出了一会儿神,杰克就很随意地上去买了点回来。

“来来来,看你这么馋!”

“我哪里馋了?”

“我不买你的口水就要流到地上了!不吃拉倒!吃不吃啊?”

既然是杰克付的钱,又是自己爱吃的东西,看上去也没毒,那哪里有不吃的道理?

两人就像假日逛街的小情侣一样,一起搭地铁,刷公交卡,进百货商店,碰到同样像小情侣一样的约瑟夫和伊索,看到侦探和庄园主。

此时他们伟大的老师一脸生无可恋。

两个人面前摆放着一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娃娃机。


33.

接下来的事情不便叙述,我们只能知道,最后他们伟大的侦探老师生无可恋地抱着俩毛绒玩具过来找了这四个娃,当时那弟弟也在,看到一脸懵逼的四个娃以后还很高兴地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

但是四个娃是不会轻易被晚饭收买的!只见约瑟夫从背后的背包里奇迹般地取出一个打气筒,伊索从包里取出一包塑料纸包着的很精美的东西,递给了那庄园主。

“礼物,谢谢你。”

庄园主看着上面“充气灵柩”的商标陷入了沉思......

当年他们在老师空间看到老师去抓娃娃,背包里都是娃娃,手上还提了俩,足见当年侦探还是一个抓娃娃大神,结果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个娃娃都没抓上来,手上的那俩还是那庄园主抓的。

礼物归礼物,虽然送人家这种东西并不是很吉利,但那家伙还是收起了那包精美的东西,然后把打气筒还了回去。

最后还是一起去吃了晚饭,当六人一起再次进入S饭店的时候,那里的服务员小姐惊得瞪大了双眼,然后马上给他们安排座位。好的,这一回裘克和老师座位之间没有植物挡着了,裘克趁两人不注意三连拍,然后发给了艾玛和艾米丽。

六人吃完饭浩浩荡荡地离开时感觉服务员小姐一直在目送着他们,四个高中生和两个大人,吃完中饭晚饭又跑来吃,当然会给小姐姐带来很深的印象。


34.

“老师的相亲怎么样啦?”

周末过后,不明真相的班恩问102剩下三个人。

“不怎么样,人家放弟弟来搪塞我们,后来这个弟弟还带我们去S饭店吃了两次饭,杰克赚了一千多,没了。”

杰克听到裘克这话很不屑地哼了一声。

“对了,明天要月考,这事你们知道吧?”

“小鹿斑比你为什么这时候才说啊!!!”

“老师在群里发过了呀。”

可怜的三个孩子,光顾着老师的相亲,就连老师发的消息马上就刷过去了,没看到。

“明天考什么?”

“语文和地理。”

约瑟夫听完长舒一口气。

裘克面色凝重。

“我说,地理考试范围从哪到哪?”

“从开始到现在学的。”

“反正,现在也没事干,我来抽背你们地理吧?”约瑟夫爬起来很激动地问。

“102寝学习大会现在开始!”

“第一个问题,请你说出新西兰是怎么形成的。”

“印度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碰撞?”

“新西兰在哪里啊?”杰克愣了半天才冒出来这么一句,“印度尼西亚那里的是新加坡还是新西兰啊?”

“新加坡啊!”

“好了好了,下一个问题,这个书上有自己去看吧,意大利.....”

“这个我知道,亚平宁半岛是吧!”

“这个我也知道,就是那个长得很像皮筒靴子的半岛!”

“对对,皮筒靴子半岛,下一个问题,你们看我的手势,这种气候的特点?”

众人隐约在黑暗中看到约瑟夫的手扬起又落下,并且补充了一句:“那是气候,现在是降水量。”

说完看见他的手先往下再向上。

“地中海!没猜错吧!”

“你还用猜的,佩服佩服。”

气候特点居然可以用手势来表示....佩服佩服....

这样表示杰克居然还能看懂.....佩服佩服......

“下一个问题,北半球气旋.....”

裘克看着杰克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慢悠悠地回答,“上升气流顺时针?”

“逆时针好不好?你都看手了你还答不出来?”

裘克本来想好好讽刺一下下的,但是他忽然想到杰克是个左撇子.......

那没办法了呀!

当年裘克在地理考试的时候,杰克就在自己旁边,那一次考试让裘克印象深刻,当时考了地转偏向力,他在考试的时候瞟见杰克不停的在用左手转来转去就瘆得慌,结果不小心把彗星的彗写错了,还被老师抓去批了一顿。

当年裘克和杰克很早就认识了,初中也是一起的,当年考电流磁场杰克老错,因为人家都是右手螺旋定则......杰克也知道这点,但每一回都习惯性的上了左手.....

裘克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回答不出物理题的小裘克,看着旁边不停地看左手的杰克,内心慌张,导致解答题非常悲惨的漏了单位。

裘克又想起,当年小学自己也是和杰克是同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让大家向右转,杰克总是转反,因为老师说:“往你们平常写字用的手那里转.......”

裘克依旧记得,当年做操时向右转,和右边的杰克你看着我笑嘻嘻我看着你笑哈哈的情景。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杰克还是老样子啊....

裘克不由得发出了世事无常的感慨。

等一下,我的成语是不是用错了?裘克想。





TBC.

【D5】我对面床的室友脑子有坑(25~30)

•高中学院趴

•男生欢脱日常

•前文走空间

•有毒




25.

不是裘克骗人,他们伟大的侦探老师虽然看上去四十好几了但其实并不满那个年纪,只是看上去饱经风霜。裘克相当的怀疑是不是调皮学生害侦探老师看上去满脸沧桑。这满脸沧桑的老师早就到了相亲的年纪;裘克想起自己和老师同岁的亲戚娃都快上小学了,而他们伟大的老师居然还是单身,没天理!

“学校不是说会给教师很多福利吗?比如....单身派对?”

102寝早就不知多少次讨论过老师的感情生活,而且提出了各种歪门邪道的意见。

“学校说给老师提供很多东西,不知道给不给提供对象。”

“对象...不应该看感情吗?”就在大家聊的热火朝天之时,班恩总会很老实地说出真相。

老实人,你别瞎说大实话呀。


26.

言归正传,裘克发完消息后,刚回到家就见自己被拉进了一个相亲小分队中,群主居然是杰克。除此之外,相亲小分队还包括约瑟夫和卡尔,艾玛和艾米丽本来也想来,无奈补课班让她们错失良机,她们只能在群里给大家出出主意。

老师见裘克入群了,就开始发消息了。

“诸位,我打算约她在S饭店吃饭,你们看怎么样。”

“S饭店?老师你要破费呀!”

“嘘,这是我比较在意的一次相亲,当然要去隆重的地方。”

“那老师,你说要管饭,是让我们也去S饭店吃还是让我们去隔壁O当劳瞎吃点算数?”

“你们如果乐意去O当劳吃那当然是极好的!”

裘克一看要失去去高档S饭店吃饭的机会,连忙打下这样一串字:

“老师,我们帮你,你不要听杰克瞎讲,他要去O当劳让他自己去。”

“好了好了,我带你们去S饭店吃行了吧!就当我破费好了!”

“Yes!老师您真好!”艾玛打出这样一串字,仿佛她忘记了自己并不能去享受S饭店的高档服务,而是只能在S饭店附近的补习班听课。

“几个人来?就四个吗?我要订座了!”

“就四个吧?!”

“不,老师您订两个吧,我和卡尔可能不去S饭店吃,真要去的话我自己掏钱,让老师破费多不好啊!”

“哦哦,你真善解人意!”老师这样回复约瑟夫。

哪里是善解人意,分明就是想去过二人世界!

裘克默默吐槽,都是102的人,熟得很,约瑟夫心里在想什么自己怎么可能猜不出。


27.

裘克吃完晚饭,看到老师发消息说位置订好了。

“现在我们来分工一下,我和她约好了中午11:30在饭店我订的座位碰面,我们五个人十点前先在O当劳碰面,商量好对策,再行动!”

商量好对策再行动,怎么听上去不是要相亲而是要上前线似的,不过有句话就说相亲就像上前线一样嘛!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们集合以后,到时间了我们就去S饭店,杰克,你和裘克两个人在前面走,我一个人在后面跟着,约瑟夫和伊索,你们去商店帮我想想给她买什么礼物,好了给我发短消息,最好晚一点买,以防万一。杰克,你们两个过去找服务员让她带你们去座位,菜我都点好了,吃饭的时候装作不认识我,切记别让女方看到你们,如果她放我鸽子我就带你们去美食街逛街,还带你们去抓娃娃。”

“放鸽子不太可能吧!”

“世事难料啊!”

“还有,老师,为什么要装不认识你?”

“女方可能会觉得我带小孩来相亲太不正经嘛!”

“哪里不正经了,我们还可以在女方面前说您的好话!”杰克说。

“你们还是算了....我觉得你们忽然冒出来会把人家吓到。”

老师说的也许有点道理,毕竟裘克又高又壮,杰克虽然不壮但也挺高的,两个人忽然包围女方她会以为他们抢钱也说不准。

当然,裘克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凶神恶煞。


28.

既然分工完毕,那么就待周末了。

相亲日到了,裘克起了个大早,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在洗漱时甚至还产生了要不要抹点发胶的感想,最后,那瓶发胶拿起又放下,再次被拿起,放下。

说到底,裘克还是很忐忑地在头上抹了点发胶,其认真程度就好像相亲的不是老师而是他。

九点二十,裘克准时到达老师说的O当劳,他走上二楼看见只有老师和杰克在,杰克面前放了一盘小吃,正在很绅士地一边吃一边看手机,看到裘克来了,老师向他招招手,杰克也抬起头,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杰克瞬间失去了绅士风度,差点笑到地上去。

“我的妈,你好厉害啊!你头发上还黏了死苍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裘克一脸狐疑的摸了摸头,下一秒钟意识到杰克在吐槽自己的发胶!靠!这人!

“你是要去相亲吗?穿这么隆重?”

“拜托!帮老师相亲不穿的隆重一点?”裘克眯起眼睛,杰克穿了一身休闲装,头发有两撮很不听话地翘了起来,让裘克产生一种想上去把它剪掉或者弄平的冲动。杰克这一身装扮和甚至还打了小领结抹了发胶的裘克形成了鲜明对比,难怪杰克要笑到地上去。

“闭嘴!我乐意这么穿!”裘克一脸不爽地坐到老师旁边,这时约瑟夫和伊索也来了,两人都穿了校服。

“你穿校服啊!”老师这时抬起头,有点诧异。

“这样比较配嘛!”约瑟夫这样向老师解释,顺便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伊索把刚刚在楼下买的一盘小吃放在桌上,也坐了下来。

“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去S饭店?”杰克问。

“这个嘛....我算过时间了,十点四十左右去,十一点差一点应该正好到,毕竟我约的人家得早点到。”

“....”

“还有,我把钱转给杰克了,到时候我和她吃完你们帮我结账,余钱给你们自己分。”

“约瑟夫,你们去买礼物的钱找我报销。”

一群人吃吃喝喝,到时间了,杰克率先起身走下楼,然后大家按照老师的指示,分工行动。


29.

路过那家培训机构的时候裘克朝里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艾玛,艾玛很小心地给他们比了一个大拇指。

杰克和裘克两人走在前头,侦探老师走在后头,三人这样两前一后地走进S饭店,路人无不侧目,毕竟看上去是高中生的人会走进这种饭店还是比较令人惊讶的事情。

两人走到服务台,杰克低声说:“侦探侦探。”

这幅场景让裘克有点恍惚,就好像两人是特工,特意潜入高档饭店,与线人对暗号。

服务员在打印单据的时候,裘克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得不承认最高档的饭店就是最高档啊,饭店金碧辉煌,隐隐约约传来欢快的轻音乐,空气中飘着香薰的气味,在这样的环境中,本来不那么顺眼的杰克也变得顺眼多了。

服务员和两人一前两后,走进大厅,服务员给他们指了两个位置,两人坐下后立刻有服务员给他们倒茶,趁着她倒茶的当儿,裘克很小心地问:“那个...老...噢..侦探...他坐哪?”服务员指了指一个双人座位,倒完茶后走了。她走了之后两个人立马开始窃窃私语。

“老师的座位离我们好远啊.....”

“近的话很容易穿帮的啦!”

“那待会儿我还怎么拍照?”

“偷偷拍嘛!”

“艾玛还让我直播来着...”

“直播就免了吧?”

“......算了,就拍照吧。”

说话间,侦探老师进来了,坐到了那个位置上,两人几乎同时看手表,十一点整。

接下来的等待时间十分煎熬,一开始杰克还拍点照发在群里给大家看看,后来也懒得拍了,此时菜上来了,两个人便开始气氛沉默地吃起来。

裘克曾经想过,在这样的高档饭店中过二人世界,吃最高档的菜,但怎么也没想到,人生中第一次这样,对方居然会是杰克,而且会在这里吃饭全靠老师要相亲,世界真是奇妙!

十一点四十,女方依旧不见踪影,此时裘克问:“老师该不会被放鸽子了吧?”

“S饭店呢,应该不会吧?”杰克正在用叉子叉一块鱼肉,此时漫不经心地讲。

可能只是堵车了吧.....

十二点过八分了,那位女性仍没有出现,这时杰克也有点坐不住了,“真的被放鸽子了?”

“那怎么办?”

就在杰克打算在群里发“老师被放鸽子了”的时候,一个人终于出现了!不过,令人惊恐的是,那人远远看去高得吓人,看身影也不怎么像女性,那人走进大厅,果真,不是她,但是接下来这个人居然朝着老师走了过去。

即使隔着很多植物,两人还是可以听到那里的对话。

“不好意思哦,我姐姐有点事情,我来通知一声。”

要不是心疼高档菜品,裘克真的很想把菜甩在无辜的杰克脸上。

鸽子个头啊!!!真的被放鸽子了喂!

不想来就直说啊!叫个弟弟来算个什么啊!!!

我好心疼侦探老师啊!!!

如果此时小火箭在手,有点爆脾气的裘克真的想冲上前去。

那人说完后准备离去,而老师站了起来,咳嗽了两声。

“你知道这是哪里吧?”

“S饭店啊。”

“坐下吃顿饭再走吧。”


30.

两人都知道,侦探老师应该不是想挽留一下下,也不是想问问那人姐姐的事情。

他很心疼啊!!!

心疼菜...心疼钱.....

不行,我好心疼老师!

在裘克心痛万分之时,杰克飞快地在聊天栏里打了一行字,“喂,约瑟夫,老师被放鸽子了!对面派出了女方的弟弟来招呼!你说我们应该干嘛?”

过了不到一分钟,约瑟夫发来这样一条消息:

“我在毛绒玩具商城,我要不要给那人买一只玩具蟑螂?还是蜘蛛?”

卡尔也破天荒的回了一长串话:“或者我们去买充气锤子?充气狼牙棒?”






TBC.

意思意思写个置顶

•这里少年游/哈哈,是个酷鸽

•熟了随便叫啥,二哈酷鸽游鸽子随便您

•高中住宿党,周一到周四摸不到手机

•挖坑是一定会填的

•假装自己不会咕

•沙雕段子手

•有灵感一天N篇文,没灵感停一段时间

•很好勾搭,真的真的

•喜欢的东西很多很杂

•糖刀都喜欢,自己偏向写沙雕糖,偶尔弄点玻璃糖

•关于ky:你ky评论我就删

•关于CP:非常杂,没啥雷点,平常瞎写的是最喜欢的

•欢迎扩列!!!!

•脾气很好

•喜欢红心蓝手评论

•略微话废